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山一叶的博客

敬请稍后

 
 
 

日志

 
 

摘文:(为将陪审团相关问题的讨论引向深入,现将本人此前发表的《周围有点乱,到底怎么办?>>一文中的有关章节分期登出)  

2013-06-05 08:15: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部分:  ------- 。第三来朝我们法律的层面看,由于法律及其执法者始终处于社会矛盾冲突的最前沿,尤其是在当前咱这独具特色的初级阶段,尤其是身处眼下这混乱的局面,所以说,咱们的执法者其现实的处境有时很凶险-----其要么是使一部分执法者被那金钱和利益来绑架,从而只好按照收买者的意愿去抓和办;其要么是被那寻政绩的官迷或寻私利的薄夫人和马晶晶的家长们之“強势之手”逼着干,从而只好苦着脸把那“尴尬”的角色来扮演;其要么是执法者被当下咱这滞后和呆板的法律条款弄得“抓和不抓”“判和不判”很两难 。可不是吗?你看那被金钱和“好处”绑了架的一个又一个“不检点”,正流着泪氷在呑食那饱含着后悔和感悟的“药丸”-----“我对不起党,我对不起家庭,我对不起自己的奋斗多年!给黑社会的痞子们当保护伞,可真是提着脑袋在数钱!”你看那被“強势之手”逼着干的人们則是更可怜------“嗨!‘交办’的这种‘活儿’真是不好干!要么得追堵上访、举报者去历尽艰辛地跨省和跨县,要么得尊照那些缺自律的领导之口味去瞎编和胡侃,但是一旦亊件’翻盆’或者真相’露了馅,我们这些被牵的‘木偶’是要首先被‘砸扁’------轻的被停职或罢官,重的得到牢里蹲几年!” 再看那被呆板的法律条款弄得有些“晕菜”的执法者其工作状态更是凄惨和滑稽得妙不可言,正在为那“抓还是不抓?”“判还是不判?”而踌躇不前;正在偷听那些刁滑嫌犯们的诡密交谈-----“你坦白从宽,就牢底坐穿;你闭口不谈,就能回家过年!”;“我们行贿和受贿往往都是一对一,外人根本看不见,哪会留证据让抓小辮!”;“咱黑哥们都是剌着虎纹的彪汉,哪个证人他不吓破胆?”;“只要你咬紧牙关说没干,眼下的法律它是干急不淌汗!这是因为当前时尚‘躺证据’,法律他怕碰咱的小人权!至于那些‘栽掉’的倒霉蛋,多是‘内讧’出的乱-----不是分脏的事情没摆平;就是二奶们翻了脸。因此说,在共和国的相关法条还没有真正地显露出其本性前,我们这些狡滑的人,还有不少的空子可以钻!” 总之说,上述这些法界的乱象最终必然会定格成三幅令人痛心的画面------要么是法律丢失了应有的职责和尊严,审办位置上不时地会坐着一些不公和金钱;在一些破产清算、扣押物拍卖上有时还养大贪;要么是须用国家和人民利益以及党的威信受损为代价,替薄夫人和马晶晶的家长们之类的“強势之手”的私欲和邪念来买单;要么是不得不去受用那些奸滑歹人的嘲讽-----“当前这被动和呆板的法律它真笨蛋!我们干的勾当连那傻子都能一眼看得穿,竞还能躺着喊‘不给我铁証和証据琏,我就不敢抓和判’?可笑啊!国家的意志已不敢作为,可怜啊!众人的大人权已躲到了我们少数人‘小人权''’之影子后面!”

想想看,这最后一道防线之法律它都出了破绽,这贪欲和邪念它怎能不乱窜?!---------(第二部分,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