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山一叶的博客

敬请稍后

 
 
 

日志

 
 

“疑罪从无”谁最高兴?“疑罪”只得“从无”?只能“宁可错放”吗?------对最高法院发言人日前“今后要坚决按照‘疑罪从无’办案”的说法有感:  

2013-11-23 10:48: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疑罪从无”谁最高兴?那肯定是贪腐者最高兴。因为贪腐案件的显著特点就是极难获取证据。这也正是办案机关害怕接手此类案件的主要原因之一。那么,此类案件就只得“疑罪从无”只能“宁可错放”了吗?否!请阅本人此前发表的《不必“非此即彼”,已有第三条路可走》一文。

2013-05-17 19:32: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随谈 第三条路、 陪审团 |字号大中小 订阅


针对浙江张氏叔侄强奸案和河南赵作海杀人案两起案件纠错给社会造成的震动以及给法院带来的压力,最高法常务副院长沈德咏同志此前放言道:“对此类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存在合理怀疑、内心不很确信的案件,今后要‘宁可错放,也不可错判’。对此,网友宇宙之光发问:“非此即彼,难道真没有第三条路可走?”本人认为:有!那就是让陪审团制度参预审判。
当然,谈这个问题之前,还是应该先来看看“错放”到底行不行?谁都知道错判的危害性很大,但是,错放的危害性就小吗?来看几个案例:九六年四月,江苏沛县大屯煤矿杨庄矿区发生一起社会影响极大的恶性强奸案件,一蒙面持刀歹徒将矿仪表控制室值夜班之三名女工中的两人捆绑后,持刀威逼将另一名女工从院墙下方排水道劫持至矿外麦田地强奸。案发后,矿内外和周围群众一致认为:这很可能是王桂龙(矿外村庄看管鱼塘一“恶棍”)干的。被害人及另两名女工也都说蒙面人的语音和身高体形很像王桂龙。鉴于该王凶残狡诈,且该地此前发生的数起强奸案件,他都是重点嫌疑人,甚至其中一次警犬嗅源鉴别已指向他,但因嗅源鉴别同时也指向了大队书记,故只得作罢。所以,此次市刑警支队专案组办案人员断然不敢轻易动他。万幸的是此时dna鉴定技术已在公安部应用,侦破组以卫生防疫普查地方病的名义用两三天的时间迂回曲折取到该王血样,三天后公安部鉴定结论是犯罪现场斑迹与嫌疑人的dna认定一致。经拘扑后审讯,该王交待,此前的几起强奸案件也都是其所为。后经法院审理,该王被判为死刑。现在再来看第二个案例,九四年,也是在江苏沛县,曾发生了一起政界“地震”-----县委书记阎----被告发强奸。和拳王泰森强奸案件类似,告发女是其熟人。开始,阎书记据不认账,甚至连二人是否有性关系都坚决否认。后将该女提供的内衣上斑迹送铁岭市公安局作dna鉴定,(当时公安部尚未开展此项鉴定,铁岭率先从日本引进该技术)结论为:该女内衣上斑迹与阎书记的dna同一。后阎书记获刑。所以,想想看,如果至今dna技术仍未面世,那么获刑的阎书记和被判死刑的王桂龙当时不就是要被错放了吗?而且,如果王桂龙的前几起作案时也能有dna鉴定技术支撑认定,那么,不就是不会发生后面的尤其是最后那起极其恶劣的蒙面持刀劫持强奸案件了吗?尤其是阎案,错放之后,告发女咋办?以污告处理?另外,若阎书记被错放,组织部怎么办?还让不让其继续当县委书记?不让当,那以何理由?让当,其还怎么当?怎么样,错放的后果也很严重吧?!

既然错判和错放都不行,那么,究竟还有没有第三条道路可以走呢?现在让我们来回忆一个熟悉的案例:大家都知道,在九四年左右,世界拳王泰森被告发强奸之事,当时,泰森是具不认账,案件又缺少定罪强奸的直接证据。最后怎样?泰森还是被定了强奸罪,判了三年徒刑,而且一直没上访诉冤。为什么?就是因为马里恩法庭陪审团全体成员依据其“集体的内心确信”定的案。怎么样?对于那些认定犯罪事实缺少直接证据且又不想让法官承担误判和误放风险的案件,陪审团制度在泰森强奸案件上的成功运用可以算是一个较为理想的第三条道路吧?!鉴于当前我们正处于社会转型期的超常混乱阶段,各种矛盾激发的案件如山堆浪涌,其中,用不上dna等技术的案件以及较难获取证据的行贿受贿等案件大量存在,令公、检、法办案机构不堪重负,使我们的法律阵线也快要象食品阵线、治污阵线和清廉防线、道德防线一样,几近崩溃。在此严峻局势下,若能在“要么错判”、“要么错放”的非此即彼之危险选择中,增用另一审判通道(如陪审团制度),以此给侦、诉、审环节上提心吊胆“踩雷”的办案人员减压,既是善政,也是当前我们的国情所迫,不得不为之举。因为细观我国案件惊人高发的背后原因,很清楚地可以看出,我们法律的相关方面未能与时俱进,僵化机械地躺依证据就是其中几个最为重要的因素(详见本人此前发表的博文《周围有些乱,到底怎么办?》中所述的生产力、生产关系、上层建筑等因素)内之法律具体项。由于机械躺依证据既省心又安全,所以,一直以来我们的办案人员在面对那些证据不足的案件,尤其对那些“证据不足、存在合理怀疑”之性质恶劣社会影响较大的案件,在上级“限期结案”的督办压力下,时而会急功近利,使得“刑讯逼供”问题出现。。当然,多数情况下,那些“证据不足”的一般性案件常会被消极对待,最后不了了之。由此就导致公众社会形成共识:做坏事常常也能逃脱法律惩处的!从而强化了人们逾越法律的侥幸心理和冒险意念,使案件越发越多,社会越来越乱,并由此进入恶性循环。故而,走一条新路,将一部分原本没有希望定夺的案件解决掉,弱化人们逾越法律的侥幸心理和冒险意念,增强对法律的敬畏感,减少犯罪,为扼止住社会混乱的恶性循环创造可能性。然后,才能谈及以综合治理等措施来调整社会生产关系。从而使社会步入良性循环,让国家走出危险。
至于陪审团制度(目前我们庭审中的人民陪审员还不具备陪审团制度的本质特征,此待以后讨论)能不能算是“错判”或“错放”之外的第三条可走之路,盼望法律界及相关人士作一讨论,尤其敬盼沈副院长百忙中能予费心垂教。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